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laoxieyicha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真正想要的就是一个气氛,就是一种纯粹状态。 试着想象一下:你拿着一瓶绝对伏特加, 暗红的灯光散漫,鼓点开始奔放, 你舞起来了,静静地挑逗着一种气氛。 然后,我来了…… 邪人疯文集地址:《我把你解决》 http://www.hongxiu.com/my.asp?zz=邪人疯 邪人疯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huanglaoxieyichan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(爻释*易禅 长篇小说连载一)  

2007-04-25 17:11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    
 

  《一》  秋日小屋以及开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像是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像是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在我身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在你身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是否感觉到我无能的力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崔健《无能的力量》
   那是一段青春班驳的日子。
   很多年以后,我躺在异地的黑夜里,音响里翻滚着老崔硬摇滚的嘶哑声,震耳欲聋。我点了根烟,夹在残剩的左食指间,吐雾吞云,隔开着现实世界,另一个世界便在流淌,这让我轻而易举回想起旧日容颜,青涩记忆,不悔时光。
   
   
   彼时的我有现在不再有的放荡的才华,人们习惯用才子称我,每当这时我只好轻轻一笑,不再应答。才子,这是个总让我想起穷文人的称呼,虽然现实我一直都很贫困着。

   
   正是因为贫困,所以在我高三那年,该出现的问题顺利的出现了。
   还是在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子,新上任的村长需要耀武扬威的时候,我的父亲,老实的父亲便成了他的选择。
   小小的村子,村长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直奔入我家。父亲,没有反应,或者有过短暂而又无可奈何的反应后,就见到拳来脚往。一群人满足了欲望,嬉笑着,乘兴而归。
   这件事直到那个周末我回家,才在一些闲谈中听出始末。虽然父亲这次受伤不是很重,我还是在家门口的树林里等到了刚从喜晏归来的村长。村长晃晃歪歪地从远出走过来,走过我身旁,又走过我父亲身旁——父亲怕我出事,一直在我身后跟着。我回过头继续复杂而沉默的盯着村长,村长没注意我,却抬起头,像发现了什么,朝父亲哼道:
   哎,哎,哎,没看见我吗,不知道我是谁,哼,打招呼啊!
    ------
   怎么,不服,刁,我到要看看,呵呵。村长继续发威,我终于忍不下去,发疯的狮子,扑过去。扭打,撕扯,喘息,夹杂在腾起的灰尘间,直到我被父亲拉扯开,砰,关回在家中的院子。外面继续着村长粗鄙的辱骂声。在那个下午,村长最后筋疲力尽,悻悻的索然走回,还了片刻干净而又清净的世界。
   这件事不会如此结束,在我的意料中又在意料外,后来村长再次光临了我家,跟着一群镇派出所的人---这便是我意料外的吧。具体场景,死在我的心理,我不愿意再描述下去,只好说,第二个周末,我匆匆回了家。父亲还躺在医院,简单而禁闭的病房,窒息的黑暗。父亲沉默,母亲一直在埋怨着父亲的无能,这如同后来我高考的失败,父亲叹息我一样。
   深渊的夜,我走到门外,我知道,从这一刻,出人投地便是我今后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我说过,我有肆无忌惮而又放荡的才华,但是仅此而已,所以我又是一个绝对平常的男子。正是这样,在家庭事件之前,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——秋水。我迷恋地喜欢在我的文字里叫她水。
   水真正进入我的视线,还是04年的那个深秋,金黄的日子,虽然之前在我的隔壁已经住了一段时间。
   那是一幢居民楼,与我的学校二中仅隔着公园门前的半条街。居民楼有五层,走过四层后,通过一段铁梯,便是岔在两旁的四间小屋。向东便住着梅子,兰,水,向西就是我和国旗,皮皮租住在一起。
   那是一个如家的集体,我们六个人同在一个班里上课,又有着近似的目标。国旗是班长,所以大多数的时候,我们顺其自然地听从他的组织;皮皮是那种疯狂的学习与疯狂的玩结合的学生,所以有着简单的快乐和一直保持年级第一的成绩;那个时候,我像我大多数无聊的时候一样,除了学习,总是在写喜欢的文字,画大把大把的蓝天,看杂乱的小说。
   这样的日子,我一直很沉默,因为一沉默,我便有肆无忌惮的灵感涌来。我爱这种感觉,无休止的生长和力量。
   那时,水是从市高中转回这所县高中的,我知道她叫秋水——一个庄子心头美好的名字。有趣的便是那时我的外号正好叫老庄,听到班主任老尤这样介绍她时,我禁不住一笑,短暂的想:我们会不会以后有故事呢?但那段时间内我们又仅此而已。
   后来,水便搬进了隔壁住,加入到那个我们早已熟悉的老同学五人中。小屋是家,我们喜欢这样称呼,而且,在这个家中的三个男生一直占据着班中成绩前三的位置,所以这一直是让老师满意并放心的组合。
   我们几个人学习在一起,自以为满脸幸福的朝着高考的路上行驶着,一步一步------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