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laoxieyicha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真正想要的就是一个气氛,就是一种纯粹状态。 试着想象一下:你拿着一瓶绝对伏特加, 暗红的灯光散漫,鼓点开始奔放, 你舞起来了,静静地挑逗着一种气氛。 然后,我来了…… 邪人疯文集地址:《我把你解决》 http://www.hongxiu.com/my.asp?zz=邪人疯 邪人疯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huanglaoxieyichan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(爻释*易禅 长篇小说连载二)  

2007-04-26 19:38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 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

 

   故事需要波澜的情节推动,所以生活便满足了他,发生着一些事情。
   我们便是如此,而且我们那时还忽略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水一直没有容入这个集体。直到那天梅子和兰过来向我求助,我才开始慢慢了解水的一些事情。
   老庄,帮我们件事情吧,梅子先开口。
   就是关于燕水的事了,她最近非常不正常,而且比你还不正常,呵呵,梅子伸伸舌头继续下去。你可以和他好好聊聊的,你们都不爱说话,你知道吗,她几晚都没有回来睡了,就每天早晨回来洗漱,然后就去上课。
   上星期还把自己齐至腰的辫子还给剪掉了,我就觉得挺怪的了,前两天她的母亲又来找过她回去,再回来时就这样了,我知道她每天应该在网吧里的,我以前和她去过几次,这次有点不一样,我想她家里应该出什么事了吧,很严重。兰接过去说。
   我找找她,看看情况,老庄,你也见到她就和她多聊聊了的,她也许会愿意和你说,而且你还可以顺便帮帮她学习。我们已经和国旗,皮皮商量过了,以后他俩就分别帮梅子和我了,对口支援,共同进步。呵---兰最后没有呵呵出来。
   对于水的情况,那时我们应该各有猜测的吧,这猜测的结果绝对不是很好,因为之后我们都陷入了沉默。
   沉默的时候,那天我应该是像往常一样走到窗前,望出去,满眼小县城蓝色眸子样的天空,我喜欢在这样的小县城望天空,没被侵蚀的干净,无休止的沉默高远。但是那天我却一直在望楼下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们,他们应该和那时的我一样吧,眼神因思索而迷茫。
   水,我想我与你的故事就从这一刻牵扯在一起的吧,两年时光,不离不弃。
   虽然这开始有点的悲伤!
 

   水,你有比我后来还悲伤的家事,你的父亲选择永远离开了你,在你18岁的生日那天,对你残忍而又决绝,他有过恋恋不舍的,但还是如此的彻底选择了。
   你的心很痛,很疼,压抑着过往。
   所以,在那个周末,当梅子和兰四个人出去透透心的时候,你回来到小屋,禁闭上门,躲进小楼成一筒,放心的哭了。
   而这一切被我洞察,我清晰的记得那是个金黄的傍晚,我在像每个星期六一样在小屋等着涔。等涔从城南穿过一条条落寞的街,来到城北看我。
   涔是我最亲的兄弟,曾经我们是同桌,我们有近似的爱好。我们会在一起上自习,我喜欢在他的旁边看他写一大片一大片的诗,看到一个个文字绽放在白纸上,她像我画里的麦苗一样破土,发芽,疯长。
   我也是一个爱好文字的人,对每个字常常偏执近乎可耻。而与涔不同的是,我从不写诗,诗人是寂寞的,谁说过。
   可惜的是,后来,涔去了城南这个县城最好的高中,那是他父母一直的希望。他是爱家到骨子里的孩子,如我身边的每个人一样,从他的诗里可以轻而易举的寻找到。就这样,我与他便如天平的砝码,挂在县城两端。
   所以,逢上周末,涔就会来看我,再呆上一晚,谈昨天,今天,明天,我们共同的话题,,那样的夜晚总如蓝天一样美好,我常想。
   但是那天,他来到,我却没有陪他,只因为水,水还在哭。
   我跑向楼下,又匆匆跑回,手里提着饭,敲开了水的门。那算我第一次看清水了,她的脸努力的扭过,不想让我看到。但我还是看见了,瘦弱,比想像的还要瘦弱,若凤尾竹叶,有模糊的泪迹,让人不免心疼。
   我笑笑,递过饭盒。
   呵,秋水,这是刚才兰买的,让我带给你。
   哦,水若有若无的回答。
   怎么没有出去玩啊,难得的星期六,我装做无所知,继续问。
    ------
   就趁热把饭吃了吧。
    ------
   你有扑克吗?水沉默后的一问让我措手不及,我们玩一会。
   哦,有,我回去拿。
   我回到我的房间,涔独自在我桌前写着什么,看到我,笑笑,我写点东西,你自己忙吧。
   呵呵,我喜欢兄弟这种理解。
   又见到水,水洗了脸。那个夜晚,我,水,扑克,共同度过。水非常倔强,所以最后带回的饭,被水有意的强制填进我早已吃饱的肚里。水笑了很多次,发泄而放肆的笑。再次暗暗述说了水心中的疼。
   兰,梅子的回来,证明了这一切。原来她们晚上去找了班主任,了解的情况便是水的父亲走了。兰把我叫到我的房间告诉我。
   这一次,清楚了,却没有太多沉默,我们商量了很多帮水调节的对策。

   
   那个晚上说到很晚,直到睡觉,我才想起涔。涔,那天没有留宿,自己最后选择了回去,留了张纸条给我。这是我和涔常在见不到时的一种交流。我展开它,在灯下看。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