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laoxieyicha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真正想要的就是一个气氛,就是一种纯粹状态。 试着想象一下:你拿着一瓶绝对伏特加, 暗红的灯光散漫,鼓点开始奔放, 你舞起来了,静静地挑逗着一种气氛。 然后,我来了…… 邪人疯文集地址:《我把你解决》 http://www.hongxiu.com/my.asp?zz=邪人疯 邪人疯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huanglaoxieyichan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风雨淮河邪人疯  

2007-10-01 19:44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风雨淮河邪人疯 - huanglaoxieyichan - huanglaoxieyichan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雨淮河邪人疯     文/邪人疯
 
   酒醒无梦路难行,
  梦醒无酒清楚苦,
  风雨夜枯了油灯。
  邪人疯,
  一半儿因酒一半儿梦。——《仙吕》一半儿·酒梦

  这是我在今年,07年,整个夏天仅写成的文字。
  那时,暑假刚放假我便匆匆的赶回了家,她是淮河边的一个小县城,07的夏正遭受着淮河流域百年一遇的大洪水。现在我的记忆里还满是彼时的唐家湖,邱家湖,一个个泄洪区开始泄洪,炸大坝。
  千里汪洋,千里哀声,里面藏下万家的辛酸泪。
  我的家也是如此,我赶了三千多里的火车,回的家,家里已是进了水,便在水泡着得床睡了一晚。第二天就和父亲,母亲收拾衣食,搬上了大坝。然后能做的便是和父亲们呆在无电而闷热的帐篷里,看水慢慢的没了老屋,一个祖辈生长的老地方,面无表情。在用木棒搭就的两个帐篷里,我曾想父亲戏说,我们现在住的还是一室一厅呢,不错了。父亲笑了,但我不知父亲那时究竟的心情。
  水涨着,雨继续下着,生活在泥泞中。又一夜暴雨时,那个木棍承起的帐篷终究是经受比起,顶被冲开大半,而为了保护支架,我强稳着棍棒,和父亲,母亲站了一夜,在雨中。
  后来,救灾物质运到,我家便分了两个救灾帐篷,算是给了希望。但不多天后的三次龙卷风,又刮灭了这一切。三次龙卷风是准时的来,在接连的三天傍晚。取第一次记下,风,那时来的太突然了,不及给人们思考,便来了。人们匆忙的往帐篷了赶,闭上门窗,拼尽全身气力,压在帐篷的支架钢管上。最后证明了这样的作用,但是每个人又不全是这样的幸运。风中,母亲独在的那个帐篷的钢管渐渐的已被刮弯,母亲事后说,那时她跪了下来,祈求,然后哭了。幸好那时父亲感觉不对,跑了过去,才稳住一切。最后,有领导来统计,刮起的帐篷不知多少,最甚的便是我隔壁的一个,由于风起时无人看守,早已卷成球状落如水中。
  几多风雨,几家支离破碎。
  后来,便有个老人险些伤了性命。老人是只老伴两个人在家,为了生活,老人不得不靠水起捕鱼为生。一日傍晚,下水去检查下在水里的网笼的收获,却不小心卷如网中,不得动弹,没如水中。他是不幸的,但又幸运的,这时候有人来找他,不见,打听下,知道他刚才下了水。感觉不妙,几个人便下入水中,直到用镰刀把整个网笼隔起,老人才出了水,身已全青。后来来了120急救,折腾了一晚,老人才终于被救活过来。我没有去看,只记得那个晚上,狗吠了整个夜,帐篷前人来人往,这一夜,整个大坝,一个村庄都没有睡。一个多月后,我重回忆这一切,希望老人以后的路走好。
  后来,再后来。
  水终于开始退了,其中还有个插曲是,水还未全从屋中全部退去,救灾帐篷便被收了回去,据说,不远的村庄,有个直接死在了帐篷。
  这是个命如纸薄的日子。
  很多天后,我在学校重来回忆这段日子,我才发现我没有用多少文字记下这一切。那时,仅留下了刚开始写下的那么一首诗曲,三十三个字。
  邪人疯!
  绝望的文字,绝望的那时。
  风雨淮河!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又见《红袖添香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